cba直播比分|cba直播最新比分
當前位置:首 頁法治前沿法案大觀詳細內容
探秘江西省贛州市于都縣葛坳鄉民生工程黑洞
——黑勢力違法設圈套傷害無辜村民喪命又賠錢
來源:中國法治 作者:玉清  日期:2019-10-14 字體: [大][中][小]

    近期,記者接到江西省贛州市于都縣葛坳鄉政府關于招標舉報事件,記者探訪了解此次事件的具體情況。

    采訪時,當事人和有關知情人士告訴記者:事情經過是這樣的,2018年初,江西省于都縣葛坳鄉政府通過招標,將該鄉的民生工程——潭布橋重建工程(總造價283.7萬元)承包給江西景皓建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景皓公司)施工,而景皓公司卻公然違反《建筑法》規定,私下暗箱操作,以30萬元的價格非法賣標轉包給當地村民劉向陽。今年5月17日,劉向陽帶人進場施工,不慎觸電身亡。  

劉向陽死亡證明

    對于非法轉包,我國《建筑法》第二十八條規定:“禁止承包單位將其承包的全部建筑工程轉包給他人”,第六十七條規定:“承包單位將承包的工程轉包的,……,責令改正,沒收違法所得,并處罰款,可以責令停業整頓,降低資質等級;情節嚴重的,吊銷資質證書”。 記者探訪了解到,劉向陽的死亡沒有得到任何賠償,已停尸太平間5個月,而景皓公司卻沒有受到行政處罰,反而繼續在國內中標330多項工程,而業主方葛坳鄉政府并沒有采取任何行政手段督促事故解決,民生工程就此擱置停建。

    向介入律師咨詢得知,景皓公司巧妙設計違法圈套,通過中間人龍斌華、宋美林等人誘引村民劉向陽買標、承包工程。為規避轉包違法懲罰,景皓公司與劉向陽簽訂“委托合同”,讓劉向陽對外以員工身份進行施工,但私下卻非法簽訂經濟責任制合同,要求劉向陽全額墊資建設工程(包括工程保證金28.3萬元),并承擔一切風險和責任,實際上就是非法轉包。

景皓公司與劉向陽簽訂的委托合同

施工現場的工程項目公示牌(對外以景皓公司名義施工)

景皓公司與劉向陽簽訂的經濟責任制合同

    不僅如此,景皓公司在合同中還要求劉向陽向其公司交各種費用,包括建筑師押證費3500元/月、工程管理費5.6萬元等等。這種行為又觸犯了《建筑法》第六十六條規定:“建筑施工企業轉讓、出借資質證書或者以其他方式允許他人以本企業的名義承攬工程的,責令改正,沒收違法所得,并處罰款,可以責令停業整頓,降低資質等級;情節嚴重的,吊銷資質證書。”另外,景皓公司私下收取各種費用且不申報并繳納稅收,又觸犯了《刑法》第二百零一條中“納稅人采取欺騙、隱瞞手段進行虛假納稅申報或者不申報”等有關逃稅罪的規定。

    景皓公司多罪并舉至今仍逍遙法外,而死者劉向陽卻成了該工程非法轉包的實際受害者,不僅自身觸電身亡,還留下了巨額債務,連累家人。2018年4月,劉向陽支付買標費和工程保證金共計60多萬元。觸電身亡前,工程已完成90%,他前后墊支了300多萬元,自己卻分文未拿。  

劉向陽向周飛宇轉賬工程保證金的憑證 

 

劉向陽生前部分親筆筆記(記錄買標、工程保證金和部分送禮的費用)

    鄉政府既是工程業主方,還擔負政府安全監督責任。建設方聯系人謝會金,經常到施工現場檢查,并經常到劉向陽家中或飯店接受請客,對劉向陽的身份和轉包的事實都很清楚;鄉政府的建設方代表人王上海,也是該工程行政主管部門負責人,多次召開會議研究工程進展,對情況也極為了解。對此,鄉政府不僅沒有及時制止叫停,反而不聞不問,包庇縱容了景皓公司的非法行為,未履行工程安全監管責任,為生產事故的發生留下了安全隱患。
 
    記者聯系到劉向陽家人,其家人哭訴道,該工程就是個大坑,到處充斥著官商勾結、官官相護、黑惡勢力集聚的事實。其家人反映,鄉里、縣里各種檢查、監管人員,明理暗里吃拿卡要,景皓公司贛州分公司負責人周飛宇在微信聊天中明確叫劉向陽給檢測檢查人員送禮。為此,劉向陽確實給這些監管人員送過紅包,收錢后確實暫時奏效,但是下次又會找新的理由刁難。范姓監理員每次來施工現場,都要吃飯加油送現金;就連安裝電表,都需要找人送紅包2萬多元,類似這樣的事情比比皆是,劉向陽生前親筆筆記都有記錄,其家人和鄰居也都知道。   

劉向陽生前部分親筆筆記(記錄吃拿卡要送的部分費用)

    劉向陽家人還告訴記者,景皓公司員工李偉清公開承認,景皓公司只有七八十人員工,沒有能力去做這么多工程,都是轉包分包的。事故發生時,只有劉向陽、計量員和幾名工人在場,其他本應該在場的監督人員均不在場。違法轉包、違法收取管理費卻不履行管理職責,該公司施工資質的獲得及公司運營是否合法都值得質疑。  

景皓公司收取管理費卻不履行義務,安全防護措施不到位

    事故發生后,景皓公司大股東周節富及法人代表周珍芳(周節富的老婆)總以忙為由,從未現身,將事故處理一拖再拖,對于死者家屬要求以工傷賠付和歸還墊支款的訴求置之不理,甚至故意推脫。現在,劉向陽家中留下妻子(51歲,務農)和未婚兒子(務工),以及女兒(小學生)3人孤苦無依,每天要繳納200元的尸體保管費,還要應付欠下的巨額欠款,已是家破人亡、負債累累,生活陷入了極度困難的境地。
 
    采訪中,記者感到痛心,忍不住幾次流淚,江西省贛州市于都縣葛坳鄉政府招標施工中存在的黑勢力,霸權主義,形式主義,個人主義,使無辜村民百姓賠錢又喪命,如今還有這種事,令人嘆息……

    尸體自5月17至今還未火葬處理,可憐的受害者,誰來負責?對于此次事件敬請當地政府以及相關部門給以解釋盡快處理,記者將會繼續跟進報道關注此次事件。

↓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共4條)] [↑返回頂部]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暫時沒有內容!


cba直播比分 浙江11选5走势 福彩辽宁35选7中5个号多少钱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表分析 杜汶泽成功瘦身后赴日本与av女优拍激情戏 郑州一条龙体验报表 国际足球直播 下载山东麻将游戏 明里最新番号更新2019 快乐双彩 手机版天津11选5 上马麻里子喷奶图 3只涨停黑马股票推荐 甘甘肃十一选五 冲田杏梨都无码作品 上证指数最近5年的走势 山东省11选与5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