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直播比分|cba直播最新比分
當前位置:首 頁法學研究舉案說法詳細內容
原告丁懷霞與被告陳小保所有權確認糾紛案
--(案外人對已采取強制執行措施的執行標的不能另行
來源:中國法治 作者:張漢群 李征光  日期:2019-11-19 字體: [大][中][小]

  【裁判要旨】雖然《民事訴訟法》沒有明確規定案外人不能對已被法院查封、扣押、凍結的執行標的另行提起普通的確權訴訟,但從最高院的相關司法解釋及規范性文件的規定中可以看出,執行法院對執行程序中案外人對執行標的物的實體異議事項具有專屬管轄權,案外人就執行標的另行提起確權之訴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案件已經受理的,應當駁回起訴。

  【案件索引】

  一審:河南省新蔡縣人民法院(2019)豫1729民初3783號(2019年8月7日)

  【案情】

  原告丁懷霞與被告陳小保于2015年3月24日登記結婚,2016年10月9日登記離婚。離婚協議約定,雙方婚后位于上海市寶山區的一套房產及二人承包的位于上海市寶山區顧村鎮沈宅村的十畝魚塘、三畝土地、七間房屋,歸丁懷霞和長子陳丁成所有,除此之外無其它他共同財產;婚后債權700000元歸丁懷霞和長子陳丁成享有,除此之外無其他債權;雙方婚后所有債務都由陳小保償還,與丁懷霞無關。2017年10月26日,上海市寶山區顧村鎮沈宅村委會就原、被告承包的魚塘、土地的征收事宜與原、被告簽訂了《收購搬遷補償協議書》,約定沈宅村委會一次性支付原、被告搬遷補償款1200000元。后沈宅村委會在其搬遷后支付丁懷霞360000元,余款840000元按照法院協助執行通知的要求交至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原告認為根據原、被告雙方的離婚協議約定,該840000元應歸原告所有。遂訴至新蔡縣人民法院,要求確認被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扣劃的夫妻共同財產840000元歸其所有。

  經查,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執行局在執行申請執行人王靜珠與被執行人陳小保民間借貸糾紛案即(2018)滬0113執3658號案(標的400000元)、申請執行人季晉浩與被執行人陳小保、丁懷霞民間借貸糾紛案即(2018)滬0113執774號案(標的230000元)、申請執行人王成林與被執行人陳小保合伙協議糾紛案即(2018)滬0113執6313號案(標的200000元)中,于2018年12月26日從上海市寶山區顧村鎮沈宅村委會將陳小保、丁懷霞的搬遷補償款840000元提取至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丁懷霞及其兒子陳丁成對(2018)滬0113執3658號案、(2018)滬0113執6313號案的執行標的提出執行異議,均被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于2019年4月15日裁定駁回。目前,(2018)滬0113執774號案、(2018)滬0113執6313號案均已執行完畢,(2018)滬0113執3658號案已終結本次執行程序。

  【審判】

  本院經審查認為,本案原告要求本院確認歸其所有的840000元,已于2018年12月26日被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采取強制執行措施,其處于非正常狀態,且部分款項已被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執行局處置,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權合理配置和科學運行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執行權意見》)第26條關于“審判機構在審理確權訴訟時,應當查詢所要確權的財產權屬狀況,發現已經被執行局查封、扣押、凍結的,應當中止審理;當事人訴請確權的財產被執行局處置的,應當撤銷確權案件;在執行局查封、扣押、凍結后確權的,應當撤銷確權判決或者調解書。”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執行異議和復議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執行異議和復議規定》)第二十六條第二款關于“金錢債權執行中,案外人依據執行標的被查封、扣押、凍結后作出的另案生效法律文書提出排除執行異議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的規定,原告應在執行異議被駁回后提起執行異議之訴尋求救濟,原告應提起且能提起而未提起,是對其訴權的放棄,但原告不能向非執行法院另行提起確權之訴,其可以基于離婚協議向被告主張追償,故對其起訴應予駁回。遂裁定駁回丁懷霞的起訴。

  裁定送達后,丁懷霞不服,提出上訴。駐馬店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裁定。

  【評析】

  一、允許案外人對于已采取強制執行措施的執行標的另行提出確權之訴,不符合民事訴訟法及相關司法解釋的精神和本意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以下簡稱《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規定:“執行過程中,案外人對執行標的提出書面異議的,人民法院應當自收到書面異議之日起十五日內審查,理由成立的,裁定中止對該標的的執行;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駁回。案外人、當事人對裁定不服,認為原判決、裁定錯誤的,依照審判監督程序辦理;與原判決、裁定無關的,可以自裁定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該法條確立了執行中案外人異議和異議之訴制度。《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以下簡稱《民訴法解釋》)第三百零四條及第三百一十二條第二款明確規定了案外人應向執行法院提起異議之訴,并可在異議之訴中請求法院確認其對執行標的物的權利。上述法律和司法解釋的規定,在排除案外人向非執行法院另案提起確認之訴的同時,也保證了案外人通過執行異議程序的啟動,完全可以使自己的實體權利得到一并救濟。而且,這樣既能有效避免不同法院之間就同一事項所作判決相互沖突,影響司法權威,也是防止被執行人與案外人惡意串通利用其他法院所作生效法律文書規避執行的最有效途徑。當然,如果案外人在執行異議之訴中未同時提出確認其權利的訴訟請求,則其可以在法院解除對執行標的采取的執行措施后,另行提起確權之訴。所以,對于已采取強制執行措施的執行標的允許案外人向非執行法院另行提起確權之訴,不符合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的立法精神和立法本意。

  本案原告丁懷霞經常居住地在上海市寶山區,被告陳小寶下落不明,原告丁懷霞在其執行異議被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裁定駁回后,不在法定期限內提起執行異議之訴,卻舍近求遠,千里迢迢到河南省新蔡縣人民法院針對已被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采取執行強制措施的執行標的另行提起確權之訴,其目的無非是想用此法院的確權文書對抗彼法院的強制執行。因此,原告在應提起且能提起執行異議之訴的情況下而不提起,不應允許其向非執行法院另行提起確權之訴,否則,就是對當事人濫用訴權的縱容。

  二、允許案外人對于已采取強制執行措施的執行標的另行提出確權之訴,既增加當事人的訴累,又浪費司法資源  

  《執行異議和復議規定》第二十六條第二款規定:“金錢債權執行中,案外人依據執行標的被查封、扣押、凍結后作出的另案生效法律文書提出排除執行異議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也就是說,在法院已經查封的前提下,案外人即使通過另案訴訟取得生效法律文書,并據此提起執行異議,人民法院對該異議也不予支持,案外人依然需要通過執行異議之訴解決問題。這一規定表明,對執行法院已經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產,案外人如果要排除執行,最有效的途徑是直接依據《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的規定提出異議和訴訟。因此,允許案外人對于已采取強制執行措施的執行標的另行提出確權之訴,只是徒增當事人訴累,浪費司法資源。同時,《執行權意見》第26條亦規定:“審判機構在審理確權訴訟時,應當查詢所要確權的財產權屬狀況,發現已經被執行局查封、扣押、凍結的,應當中止審理;當事人訴請確權的財產被執行局處置的,應當撤銷確權案件;在執行局查封、扣押、凍結后確權的,應當撤銷確權判決或者調解書。”據此,案外人在執行機構已查封、扣押、凍結后提起確權之訴的,非執行法院應不予受理,已經受理的應依法中止或者撤銷,已經確權的應當啟動再審程序撤銷確權判決或者調解書。

  就本案而言,即便新蔡縣人民法院判決支持了原告丁懷霞的訴訟請求,丁懷霞也不能以新蔡縣人民法院的判決對抗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的執行或者向其申請執行回轉。那么,丁懷霞的訴訟對其本人來說,就沒有任何意義;對法院更是浪費司法資源。

  三、最高院及部分省高院關于該問題的看法和態度

  雖然《民事訴訟法》沒有明確規定案外人不能對已被法院查封、扣押、凍結的執行標的另行提起普通的確權訴訟,最高法院法官也在闡述民訴法解釋305條審判實踐中應當注意的問題時,指出當事人在另行起訴和執行異議之訴中有選擇權,并提出即使在執行程序中,案外人也有權不提起執行異議之訴,而對執行標的確權另行起訴。但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長程新文在2015年12月全國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上做了《關于當前民事審判工作中的若干具體問題》的報告,對于能否允許當事人不提執行異議之訴,另行起訴確權的問題,明確:“最高法院在《執行權意見》中明確規定,人民法院的查封排除了其他法院關于該查封物的另案確權。執行異議復議司法解釋也規定,案外人依據執行標的被查封、扣押、凍結后作出的另案生效法律文書提出排除執行異議,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因此,從目前來看,不宜再允許當事人另案確權。”上述態度表明了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的態度,具有決定意義。而且,2010年浙江省高院在其《關于審理案外人異議之訴和許可執行之訴案件的指導意見》第三條中就已規定:“執行過程中案外人就執行標的另行提起確權之訴,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案件已經受理的,應當駁回起訴。違反前款規定作出的判決書、調解書應當依法撤銷。拒不撤銷的,由執行法院報請共同的上級法院協調處理。”2015年7月,江蘇省高院發布的《執行異議之訴案件審理指南》第八條曾規定:“執行過程中,案外人以其對執行標的享有實體權利為由提出執行異議,人民法院裁定駁回其異議后,案外人仍然不服的,既可以提起執行異議之訴,并可在執行異議之訴案件中同時提出確認其實體權利的訴訟請求;也可以單獨提起確認之訴。……。” 但2016年12月江蘇省高院下發了新的通知,明確:對于案外人不服執行異議裁定,不宜允許當事人另案確權,《執行異議之訴案件審理指南》第八條不再適用,并在2017年的《執行異議及執行異議之訴案件審理指南》(一)中再次明確規定案外人不能對被查封、扣押、凍結的執行標的另行提起確權之訴或給付之訴。其他高院也有類似的說法。可見,只要在案件執行過程中,執行法院已采取查封、扣押、凍結措施的,無論執行法院還是其他法院都不應受理案外人針對執行標的提起的普通確權之訴,更不得直接作出確權裁判,已經作出的也要依法再審撤銷。

  綜上所述,本案原告要求新蔡縣人民法院確認歸其所有的840000元,已于2018年12月26日被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采取強制執行措施,且部分款項已被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執行局處置,在此情況下,新蔡縣人民法院應依法對原告丁懷霞的起訴予以駁回。(作者單位:河南省新蔡縣人民法院) 

↓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共0條)] [↑返回頂部]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cba直播比分 亿客隆彩票官网 河南22选5 大赢家篮球即时比分 14足球比分 体球网足球即时比分 浙江20选5 湖北快3 竞彩比分danchang 天津十一选五 山东时时彩 篮球比分直播捷报比分网 湖北30选5 湖北快三 365网球比分网 捷报网足球即时指数 山东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