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直播比分|cba直播最新比分
當前位置:首 頁法治典范 → 詳細介紹
  傳說中的愚公,歲歲月月挖山不止,從不動搖。
  
  如今的雁門關外——山西省左云縣,一位黑紅臉龐、頭頂草帽、肩扛鐵鍬、身著作訓服的老人,如愚公一般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在山上不停地義務栽樹。

  他就是被人們譽為“當代愚公”“綠化將軍”的河北省軍區原副司令員張連印。

  將軍立下“軍令狀”

  “植樹造林、防風治沙,是咱們國家的一項戰略工程,作為一個退休的老兵,我想把植樹造林作為自己退休后的最后一個戰場。我一不要林權,二不要地權,30年后無償交還集體。”

  2003年5月,服役近40年的張連印從領導崗位上退休,張連印立下了“義務植樹、綠化荒山”的軍令狀。

  這一年他58歲。

  “荒山禿嶺和尚頭,有河四季無水流。”將軍故鄉張家場村位于全國林業六大工程之一的京津風沙源治理區,是我國北方荒漠化土地集中分布區。全村共有土地17754畝,耕地只有6346畝,其余11000多畝都是荒山荒坡,風起沙揚。

  站在家鄉的荒山上,張連印浮想聯翩,心里很不是滋味。

  張連印4歲時父親病故,6歲時母親改嫁,他是吃著百家飯、穿著百家衣長大成人的。

  1964年3月張連印入伍的那天,鄉親們把他扶上高頭大馬,一遍遍地叮嚀,把炒好的瓜子、煮熟的雞蛋塞滿了他的口袋……

  當兵幾十年來,張連印在每一個崗位上都成績斐然。他38歲就擔任了副師長,后來又當上師長、副軍長、省軍區副司令員,被授予少將軍銜。

  “沒有當年鄉親們的關照,就沒有我張連印的今天。當年在部隊報效國家,如今退休了總算有機會報答家鄉父老了。”

  回鄉后,許多老人拉著他的手說:“連印,咱村里吃風沙的日子何時是個頭呀!你不能想點法子,帶領大家把風沙治住!”

  望著一片片光禿禿的荒山,張連印下定決心:“植樹造林、治理風沙,給鄉親們作個示范,以回報家鄉、報答部隊。”

  張連印決心確定后,一些好心人紛紛前來勸他:“都這把年紀了,開荒造林是勞民傷財、費力不討好的事。樹木十年不成材,不如挖煤賺錢快,真想干點事,就投資搞煤礦,指手畫腳就能賺大錢。”

  張連印的家鄉有著得天獨厚的煤炭資源。沖著將軍的招牌,有的公司老總高薪聘請,有的煤礦老板軟磨硬泡,他都不為所動。張連印說:“組織上給我的退休金夠花了,我回家鄉不是圖錢,而是想為改變家鄉的面貌干點實事!”

  2003年10月,張連印帶著妻子離開石家莊,義無反顧地回到老家,開始了他植樹造林、綠化荒山的新戰斗。

  將軍永吹“沖鋒號”

  改變生態環境,不像房前屋后栽幾棵樹那么容易,它需要科學指導,整體規劃。張連印帶兵是內行,干這活兒卻是外行。

  但他不懂就學,拜專家為師。經過現場調查后,他先后20多次到縣、市、省林業部門,咨詢專家,學習生態環境建設的有關知識和植樹造林防風治沙的辦法,并請省林業勘測設計院的有關專家,現場勘查設計,制定出了《張家場生態園林村建設總體規劃》。

  規劃的難題解決后,張連印又遇到了資金不足的難題。

  從2004年春季開始,他就著手修路、通電、打井、修渠、平整土地、育苗,為大規模植樹做準備。啟動資金,很快就花光了張連印多年來的30多萬元積蓄。他只好向兒女們求援:大女兒一家將剛買的一套新房作抵押,貸款20萬元送到父親手中;兒子一家拿出10萬元支持爸爸;小女兒將3萬元轉業費和訂婚時公婆給的2萬元,一起拿給了父母。張連印又不辭辛勞,走訪部隊的老戰友,跑有關單位和金融部門,多方面尋求支持幫助,總算解決了資金問題。

  接下來,就是上山植樹了。張連印在荒山上蓋起了平房小院,安了家。他和妻子每年有2/3的時間生活在這里。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張連印身先士卒,帶頭苦干,與村民們同吃、同住、同勞動。

  但辛勤的汗水,并沒有換來應有的成果。由于經驗不足,第一年栽下的樹苗成活率還不到50%。這時,堂弟張連茂等不少親戚朋友都來勸說:“大哥,村里種了幾十年樹,都沒活幾棵,咱們還是別費心思了。”

  在成片枯死的樹苗前,張連印一坐就是半天:采用傳統的方法,直接挖坑澆水掩埋,這在雨水充沛的地區自然可行,可腳下是年降水量少得可憐的高原風沙源地,吸水速度快,水分保持能力差,植樹成活率自然也就不高。

  痛定思痛。張連印虛心拜縣林業局的技術人員為師,悉心請教在沙化土地嚴重的地區如何植樹造林,請省林業廳植樹專家當顧問,逐步摸索出適合家鄉氣候的樹種和植樹方法。

  如同照顧自己的孩子一樣,張連印對植下的每一棵小樹都傾注了自己的感情,整地、挖坑、植樹、圍圈、澆水、掩埋……每一道關口都科學把關,終于使樹的成活率上升到85%以上。

  張連印還沒來得及高興,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2004年下半年,由于沒有專人看護,幾萬株樹苗兩天之內就被牛羊啃得殘缺不全。看著被啃食的小樹苗,張連印眼里含著淚花,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我也是農民出身,知道鄉親們生活不容易,黨和部隊培養了我這么多年,我回來種些小樹只想回報組織和眾鄉親。”把這些牛倌、羊倌召集起來,張連印的話催人淚下:“我不要地權,不要林權,種的樹就是為了防風治沙,希望大家能幫一把。”

  張連印的人格力量感動了村民:“張將軍真是好樣的!我們不能再辜負了他,絕不讓牲口再毀林。”

  4年多的風餐露宿,4年多的含辛茹苦,4年多的甜酸苦辣,永吹沖鋒號的張連印終于獲得了碩果,荒山綠化面積達到3000余畝。黃鸝鳥來了,杜鵑來了,狼和黃羊也出現在山里。

  將軍麾下“百萬兵”

  “一個人能力再大也是有限的,眾人拾柴火焰高。”張連印當初回鄉造林,就是為了帶動大家共同來綠化荒山。

  怎么帶動呢?張連印除率先垂范外,還干了三件有口皆碑的事:

  第一件事,從2003年至今,張連印先后籌措資金數十萬元,在家鄉的荒山、荒嶺上打了8眼機井,修了3500多米的水泥路,挖了3400多米長的灌溉渠,為村里綠化荒山打下了基礎。

  第二件事,在荒廢的河灘上建成了300多畝的苗木繁育基地,將自己摸索出的適合家鄉自然環境的20多個樹種,育成樹苗近200萬株,提供給全村、全縣綠化荒山。

  第三件事,將自己綠化荒山的經驗進行系統總結,使張家場村形成的“封山育林、人工造林、種苗繁育基地、農業科技苑、村莊改造”的經驗在全縣進行了推廣。2007年7月,這個村被確定為山西省生態園林示范村。張家場村植樹經驗的推廣,使荒山綠化隊伍形成了百萬之眾,縣綠化工程、鄉綠化工程、村綠化工程、集體綠化工程、個人綠化工程,在塞外高原星羅棋布,方興未艾。

  創業不辭苦,盛譽滿鄉里。

  張家場村的鄉親們自發捐款,在張連印植樹的一個山包最高處,建起了涼亭,取名“將軍臺”,以感激他對家鄉人民的貢獻。

  有人戲稱,卸了甲的“愚公司令”是光桿司令了。張連印卻幽默地說:“我的麾下有著百萬兵呢,你們看那滿山的樟子松、云杉、油松、胡楊、側柏、沙棘,一行行、一列列,漫山遍野,不都是我的兵嗎!”

  一棵樹就是一個“兵”!它在荒山的哨位上阻擋著風沙向北京、天津的侵襲,忠實地履行著自己的職責。張連印在荒山上植樹已達20多個品種、15萬多棵。

  張連印的目標是,今后3年至5年,爭取將植樹總面積達到5000畝,將張家場村建成一個全國聞名的生態園林示范村。
cba直播比分 nba比分预测新浪 球探即时指数 如何分析足球指数 极速快乐十分 网球比分板 广西快乐双彩 江西快三 皇冠777网足球指数 内蒙古快三 188蓝球即时比分 湖北11选5 重庆时时彩 体球网足球即时比分 青海十一选五 130724中韩足球直播 网球比分网